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吞噬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重生:我在人间送魔鬼下地狱精品文

重生:我在人间送魔鬼下地狱精品文

赚钱喂洋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陈媛陈生是《重生:我在人间送魔鬼下地狱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赚钱喂洋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。谁都知道陈生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妹妹,陈生不止一次的说过,以后要让他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,尤其是妹妹。现在妹妹一天好日子都没有享受过,他心里如何能接受?陈生的怒火,又该如何发泄?“生哥,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?”他声音微弱的问了一句。他知道现在的每一句安慰都是多余。......

主角:陈媛陈生   更新:2024-06-13 22:19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媛陈生的现代都市小说《重生:我在人间送魔鬼下地狱精品文》,由网络作家“赚钱喂洋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陈媛陈生是《重生:我在人间送魔鬼下地狱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赚钱喂洋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。谁都知道陈生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妹妹,陈生不止一次的说过,以后要让他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,尤其是妹妹。现在妹妹一天好日子都没有享受过,他心里如何能接受?陈生的怒火,又该如何发泄?“生哥,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?”他声音微弱的问了一句。他知道现在的每一句安慰都是多余。......

《重生:我在人间送魔鬼下地狱精品文》精彩片段


“我只是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在和你讲道理,听不听随你,不过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我的实力,不是你一个普通人能触碰的存在!”

陈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耸了耸肩,低头一笑:“那就这样?我走了。”

这种套路他见多了。

这个琛哥在想什么,他还是清楚的。

陈生转身就走,身后传来琛哥的声音:“明天,我会让人去对付你,三天之内,你必死!”

陈生停下,回头看向他:“那我们就看谁先死。”

陈生离开。

琛哥眼神沉了下来,重重的放下了茶杯,眯起眼睛。

“小凤,通知兄弟们明天都给我到齐了,随时准备动手!”

“是,大哥!”

陈生无视那些站在楼道里虎视眈眈的小弟,径直下了楼。

回到家。

他故意没关门,留着一道门缝。

点了根烟,他在等人。

他知道,那个人肯定会跟过来。

果然。

不多时,门被轻轻推开了。

发出吱嘎一声。

陈生没有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,直接就听到了门的动静。

“你从前不抽烟,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?”一道平稳,且冷酷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暗中翻涌着波动。

“你来了,坐!”陈生看都不看一眼,就知道是谁来了。

此人先是礼貌的关上门,然后脚步声音轻轻的坐在了陈生对面。

是刚才跟在琛哥身边的那个少年,小凤。

他穿着一身黑衣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凛冽的杀气。

整个人干练,深邃!

尤其是一双精明的眼神中,更是带出无人能敌的嗜血!

虽然看起来和陈生一样年轻,但他却稳重的多。

此刻看陈生的眼神里,他露出了深深的担忧。

“生哥,这些天我不在北天市,一直跟着琛哥在外面打拼,你到底出什么事了?会被人追杀?”小凤直接开口道。

顺便,掐灭了陈生手中的烟头。

此人和陈生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。

关系也相当要好。

两年前陈生去外地上学,正好就是他所在的那所培训机构。

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两人又重新走到了一起。

两年的时间,让两人友情刻画的更加深刻!

两年经历的那一切,足以写成一部小说。

只是在半年前,小凤离开了机构,因为家里的关系,跟随了琛哥。

但两人的情谊却从没变过。

陈生苦笑:“你看看,家里少了谁?”

小凤很敏感。

而且办事能力很出众,否则也不会被外省的帮派大哥琛哥看上。

他进来就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息,那种感觉让人很压抑。

他推开门,去卧室看了看。

父母房间没人。

然后又去陈媛房间看了看。

瞬间!

他的手猛然一抖!

然后不敢相信的回头,看过来,眼中写满了惊讶。

那一双仿佛陈古不变的眼神,也有了悸动!

“媛媛,不在了?”

小凤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他能嗅到死人味。

陈生默默点头,眼圈不受控制的又红了。

“是被同班四个人杀的,我不知道她已经被欺负很久了,是我这个当哥哥的失职。”

小凤深吸口气,突然变的有些语塞。

谁都知道陈生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妹妹,陈生不止一次的说过,以后要让他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,尤其是妹妹。

现在妹妹一天好日子都没有享受过,他心里如何能接受?

陈生的怒火,又该如何发泄?

“生哥,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?”他声音微弱的问了一句。

他知道现在的每一句安慰都是多余。


“是我妈让我买回家做饭用的,我还来得及给我妈,我买菜刀的发票都在。”

“你的发票是昨天的!”

“哦,最近我家里事情多,我一直放书包里忘了给我妈了,你也知道,我妹妹被人害了。”

“这不是借口,你不要以为我们是白痴!”

“我哪儿敢呢?”

“说说你为什么会知道王月红在ktv吧!”

“我不知道,我是打算去ktv打工,谁知道走到包间门口听到他们在说我妹妹坏话,我自然忍不了。我妹妹都已经不在了,她们还这么说我妹妹,换成你们,能忍吗?”

守卫兵:“……”

陈生让他们有点无言以对了。

陈媛的事情他们自然是知道的。

这是近几年来性质最恶劣的案子了。

他们也想办了那四个恶魔,但是规定不允许,加上都是有背景的人,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法处理,只能让两家人协商。

说来也是可笑。

从古至今的道理,欠债还钱,杀人偿命,就这么被打破了。

他们也在扪心自问,保护这些人,究竟是为了什么!

难道就是为了给他们一个保护伞,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?

“陈生,你们家的事我们都听说了,对你妹妹的事我能表示很遗憾,可事情已经出了,我们现在也只能想解决的办法。”

“再者,这也不是你犯罪的借口!你妹妹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!”

其中一个守卫兵认真又略带可惜的说。

陈生低头,摇头:“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让我妹看的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守卫兵疑惑。

陈生抬头,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:“我是为了让苍天看到。”

“让苍天知道天下还有正义,人心并没有被污浊!哪怕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,也会有人拨开黑暗,创造光明!”

“倘若没人说理,那就化身恶魔,亲自处刑!”

几个守卫兵听到这话,愣神片刻。

他们承认,从陈生的脸上看出了与这个年龄格格不入的凶狠以及睿智。

他们知道陈生肯定是故意的。

却又找不到任何证据。

他的话密不透风,只靠这个定罪,太不现实了。

“咳咳……”其中一个年长一些的守卫兵轻咳一声,认真的看过去。

“陈生,我希望你明白,你这已经是犯罪了,我们可以把你关起来,你刚才砍掉了王月红的两根手指!这属于轻伤了!”

陈生听到这话一点没紧张,反而眼神玩味的笑了起来。

“你们就那么确定是我砍下来的?有监控吗?有铁证吗?找到指纹了吗?还原现场了吗?”

“我进去,是被人群殴,然后不得已才还手的,但我没动刀,是他们的人慌乱中自己误伤的,我是挨了打,反抗了几下而已,难道我被人打都不能还手吗?”

“要判,最多也是互殴,要不你们就判吧!”

这……

审问室里一度安静。

都被陈生的话给镇住了。

这真的只是一个少年说出来的话?

这话让所有守卫兵都警惕起来了。

他们也都明白了。

陈生这是早有准备!

他看似冒失,其实把一切都算计的很好!

陈生现在自然不能被抓紧去,否则谁给妹妹报仇。

这件事对方人多,自己只有一个人,不管怎么看都是自己占理。

以正当防卫来说这件事,自己一点错都没有。

至于砍掉王月红手指的事,这件事可以让他们慢慢调查。

就算有人证,也得有物证。

别的不说,走流程就得一个月左右。

这时间对自己来说,足够了!

半夜,两点钟。

陈生被从审讯室里带了出来。

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晕晕的,精神状态不太好。

陈建国正在外面等着。

看到他,赶忙走过来。

小声道:“陈生,你这是干什么?不是说好了这件事让我和你妈来处理吗,你这么做,想过有什么后果吗!”

陈生苦笑。

后果?

他还会在乎吗?

现在他只想给妹妹报仇,杀光这些混蛋!

今天这只是自己报仇的第一步而已。

他已经不想和陈建国多说什么了。

就算把那些人都抓进去又能如何?

过不了几年他们都会疏通关系从里面出来。

陈生要把他们都送走,一个不差的!

“爸,就是他!!他把我的手指砍掉了!”

忽然一道凄惨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说话的人是王月红!

她和父亲,还有高雪和高雪母亲,几个人站在大厅里。

他们看似也是刚刚录完口供出来。

王月红则是刚从医院过来。

看的出,她很痛苦。

陈生冷笑几声,心想这点痛苦就受不了了?比起自己的妹妹的痛苦,这算什么!

“你这野杂种!!”王月红父亲大吼一声,两步走过来,指着陈生,眼睛在冒火。

陈建国赶忙把陈生挡在后面。

“有什么话,我们可以找守卫兵说,你别吓唬我孩子!”

“草!”对方冷笑几声,随后眼神就变的冷了下来,“我是洪辰集团的董事长,王洪利!你可听过我的名字?”

王洪利?

陈建国听到这三个字,脸色立马大变。

他当然听过关于洪辰集团的事!

这是北天市排的上号的打集团公司。

尤其是最近年发展的特别好。

但伴随着洪辰集团的上市,很多负面消息也都在私下传闻着。

陈建国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,但还是听朋友提起过。

洪辰集团这些年没少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。

尤其是董事长王洪利,据说手里劣迹斑斑,甚至还有过人命。

但这么多年,却没证据能抓到他。

上次只是听班主任说对方家长实力不弱,却没想到他们实力这么强……

这是他们普通人无法触碰的存在。

高雪母亲,梁小红也走了过来。

“这就是那个小畜生啊?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父亲看似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更别说孩子了!”

“我看之前那件事和我女儿根本没什么关系,我女儿一直都是品学兼优,怎么可能参与这种事?肯定是你女儿犯贱在先!”

“看你们的样子就早知道你女儿是什么样!哼哼!”

“要我说啊,她就该早点去死,免得浪费粮食……”

唰!!


“你……你敢动我!”教导员高高在上习惯了,哪能受这种气?

她虽然是来调解的,但她可不鸟陈家。

这种家庭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,就算把他们都杀了又能怎样?

弱肉强食,才是这个社会的真理。

没实力,就算孩子被欺负死了都只能忍气吞声。

对方家长现在还愿意给他们钱,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。

“陈生!你给我住口!”陈建国大吼一声,喝住陈生。

他也愤怒!

但没办法只能向现实低头!

教导员这话说的没错,陈媛已经死了,他不想再失去自己的儿子!

对方家长能力通天,若是和他们硬碰硬,不会有好结果。

陈生以后的人生道路会变的无比艰难了!

“哼!”教导员冷哼一声,穷人就是穷人,牛什么?

知道了自己的差距以后,现在就不敢造次了不是?

“我可告诉你们,能给你们这些钱,已经是对方家长最大的让步了。”

“不就是死了一个女儿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,反正你们家人多,还有个儿子,这口气还是咽下去的好!”

“而且,你们以为陈媛自己就没问题吗?”

“我妹妹有什么问题!”陈生低吼一声。

教导员冷笑着,有些气急败坏:“为什么机构里那么多人,他们谁都不欺负,就欺负陈媛啊?她自己做作,骄躁,还喜欢装,不欺负她欺负谁?”

陈生感觉怒火攻心!

胸口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,拳头捏的咔咔作响!

自己妹妹善良,懂事,只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所以时常会自卑。

而却被她说成是做作和装比!

这还算是为人师表吗?

这种话,竟然会从一个教导员口中说出来!

陈生狠狠的盯着她,目光似乎能杀人。

教导员才不在乎陈生的目光。

不过就是个半大的少年,能怎么样啊?

刚才他不是很凶,现在不也是妥协了?

在真正的权力面前,他们都太不值一提!

教导员眼中的嘲讽越来越浓,似乎看不起这个家庭,看不起这些平凡人。

“实话告诉你,陈媛的事我早就知道了,她已经被欺负了一年之久,是我专门不管的!我就是讨厌你们这样的家庭,讨厌你们这种装比犯!”

“真是什么样的家庭就教育出来什么样的人,她出事真是活该,死了到时也好,这个世界清净了……”

啪!!

陈生狠狠的一耳光抽了出来。

教导员只觉得脸上一热,然后就歪着头倒在了一边。

她坐在了地上。

这……

她愣住了。

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在晃。

陈生站在面前,低头俯视着自己。

这小子竟敢动手打自己?

自己可是高等人群,是崇尚的教导员职位!原来别人见到他都是恭恭敬敬,甚至是低头哈腰。

而这些学生的命运,有时候也在自己的一念之间。

一句话甚至可以改变他们日后的命运!

自己这种高贵的存在肯低头来他们家调解,已经是给足了他们面子。

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敢对自己动手!

“你……你这混蛋东西!”教导员起身,狠狠的给了陈生胸口一拳。

但她到底是个女人。

平时纵欲过度身体都快要被掏空。

这一拳打过来,陈生感觉就像在挠痒痒一样。

而陈生的眼睛也凶狠起来。

他一直在等教导员动手。

教导员动手,那就不是自己简单的抽她一个耳光这么简单了。

这属于互殴!

现在。

他能放手去打了!

教导员捶到第三拳的时候,陈生直接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。

狠狠的拉了下来。

随后就是一个顶膝!

这种招式是小流氓打架最常用的套路。

但杀伤力极强!

这一下,直接就给教导员封了眼。

“啊……疼!”她惨叫一声。

她从来都是嚣张跋扈,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,从没被人欺负过,现在陈生竟敢还敢动手!

这一下,几乎要让她疼的晕过去了。

这还了得!

反了天了!

她赶忙用手护住自己的脸。

但陈生坚硬的膝盖还是狠狠的顶了上来,根本不停顿,一下接着一下,十分用力!

咣咣咣……

陈生动作很快,而且力量十足!

没几下,教导员就感觉不到脑袋存在了一样。

疼的鼻涕眼泪流了一地。

她嘴里都是血!

“你们完蛋了,敢这么对我……”她还不忘威胁几句。

陈生又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,狠狠的按在了墙上。

咣!

咣!

开始狠狠的撞击起来!

撞到第三下的时候,她就晕了过去。

陈生朝她脑袋上又补了几脚。

但还不解气,他转身又拿了菜刀出来。

一只手按住教导员的脑袋,刀就要落下!

陈建国和李秋兰这才反应过来!

他们赶忙过来拦住了陈生!

虽然教导员说的话确实可恨,但陈生要是杀了她,也难逃法网啊!

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了,绝不能让他再出事了。

陈生被父母拦着,脑袋里这才暂时冷静下来。

他深吸口气,看着倒在地上头冒鲜血的教导员,放松了身体。

他不是不敢杀了她。

而是现在杀了她,谁来为自己妹妹报仇?

欺负过自己妹妹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要让他们所有人都下地狱!!

让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!

“陈生,你太冲动了!!现在把人打成这样,你可怎么办?”

“要不你先躲起来吧,等处理完这件事再说!”陈建国现在也六神无主了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一直都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哪里见过这种事?

陈生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,拽了几张纸巾擦拭着自己的拳头,眼神冰冷淡然,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“等下把她扔在小区门口,然后打120,让车把她拉走。”

“记住,到时候你们不要出面,否则120的费用要我们家底垫了。”

陈建国和李秋兰听到这话都是一愣。

忍不住脚底升起一股寒意。

陈生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紧张,完全就是一副早就设计好这一切的样子。

难道从一开始,他就想好这么办了?

这城府和心机,似乎和他的年龄格格不入啊。

陈生这些年在外面,到底经历了什么?


“坐,继续吃饭。”

陈生说。

络腮胡子暗骂—声,继续坐下来吃饭。

那位父亲故意大声道:“儿子,你想怎么坐就怎么坐,别管他们说什么!”

“有爸爸在这,看谁敢欺负你!”

“你等下站在他头顶上拉屎都行!什么玩意啊!”

络腮胡子攥紧拳头:“生哥……”

“吃饭,我们不是出来惹事的。”陈生淡然道。

今天络腮胡子也是难得和陈生吃—顿饭,他不想惹事。

吃了—会,苍天会的人给络腮胡子来了电话。

他出去接电话了。

陈生则是去了趟卫生间。

再回来。

两人都被眼前的—幕也惊到了。

那个小胖墩正站在他们的桌子上,往烤盘里撒尿。

烤盘发出滋滋的声音来。

小胖墩的父母好像没看到—样,继续在那里吃饭,直到小胖墩尿完。

“乖儿子,吃烤肉,妈妈给你烤好了。”

“你多吃点,那样才能像你爸—样壮,才能不被人欺负哦!”

那位母亲丝毫没觉得自己儿子做错了,还为他烤了肉。

小胖墩下来之后就狼吞虎咽的开始吃。

那模样,简直就像—只死猪!

“你们,不想活了?”络腮胡子声音已经冷了下来。

他和陈生还没吃饭,这小子竟然敢做这么过分的事?

更奇葩的他父母全程无动于衷。

就任由这小子撒野?

陈生也不说话了。

他不惹事,但也不怕事。

“妈呀,你说谁不想活啦!!”那母亲听到这话,直接—拍桌子站起来。

那父亲也表示不能接受,拿起剪刀就要和陈生干仗。

“我儿子就在你们桌子上撒尿了怎么了?”

“他憋不住了,难道让孩子憋着啊?”

“这是童子尿,干净着呢!比你们的嘴都干净!”

“能让我儿子尿—桌子,你们应该感到庆幸!”

“我儿子将来可是要成名人的!别人求都求不来呢!”

饭店里其他人看到这画面也都是敢怒不敢言,谁也不想惹事。

但这管教孩子的方法,真是让他们所有人都开了眼界。

惯子如杀子,这道理都不懂?

饭店里的服务员也看到了这里的,赶忙过来说好话。

然后给陈生他们换了—桌。

陈生这才没动怒,去—边继续吃了。

“生哥,要不我教训—下这小胖墩?”络腮胡子声音冷了下来,气呼呼的看过去。

好好—顿饭,就这么毁了。

那小胖墩非但不知错,还在挑衅似的对他们挤眉弄眼的,拍屁股。

—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陈生没说话。

心中的怒火,却已经开始蔓延了。

子不教父之过。

生而不养,和欺负自己妹妹的那几个畜生有什么分别?

吃完饭。

陈生和络腮胡子收拾东西,打算歇—歇就走了。

今天这顿饭,吃的很不爽。

陈生拿起手中的资料,想再看—眼。

那小胖墩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,忽然跑了过来。

—下抢走了陈生的资料。

顺带还打翻了桌子上的饮料,弄了陈生—身。

“我的资料!”陈生大吼—声。

那小胖墩拿着资料跑回父母那,嘴里开心的直咧咧。

不停的在手里挥动着。

络腮胡子眼睛瞪圆。

资料没了可以重新打印—份。

但上面的信息要是被人看到了,等于害了陈生!

这已经触碰到了他们的底线!

“让你家孩子把我的资料拿来,否则今天的事情你们无法收场。”陈生声音冷下来,发出了警告。

“哼,呵呵~”母亲大笑几声,表示根本不在乎陈生的话。

他和络腮胡子看起来就是两个学生,两个毛头小子,能掀起什么大浪来?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