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吞噬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畅销巨著穿成恶毒女配,我为反派正名

畅销巨著穿成恶毒女配,我为反派正名

岑十年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其他小说《穿成恶毒女配,我为反派正名》,讲述主角姜玥周寂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岑十年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姜玥的目光落在叶澜身旁的木盒,赝品还好端端放在盒子里,似乎他们都以为这是真品?一群没眼光的东西。姜玥淡道:“有误会吗?我怎么不记得。”便是她没有故意居高临下的打量别人,这种淡淡的目光也会无端让人感觉天生就低她一等。令人十分不爽。叶澜冷笑了声,看向制片人,“你也看见了,她这个态度没什么好谈的了。”制片人尴......

主角:姜玥周寂   更新:2024-06-11 22:50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玥周寂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畅销巨著穿成恶毒女配,我为反派正名》,由网络作家“岑十年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其他小说《穿成恶毒女配,我为反派正名》,讲述主角姜玥周寂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岑十年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姜玥的目光落在叶澜身旁的木盒,赝品还好端端放在盒子里,似乎他们都以为这是真品?一群没眼光的东西。姜玥淡道:“有误会吗?我怎么不记得。”便是她没有故意居高临下的打量别人,这种淡淡的目光也会无端让人感觉天生就低她一等。令人十分不爽。叶澜冷笑了声,看向制片人,“你也看见了,她这个态度没什么好谈的了。”制片人尴......

《畅销巨著穿成恶毒女配,我为反派正名》精彩片段


叶澜当然很记仇,上次虽然是她故意激怒姜玥在先,但也确实挨了她两个耳光,被薅头发的视频更是在网上传得漫天都是。

夺得了同情,却也在圈子里丢了面子。

她这次就要报复回来。

叶澜今天之所以敢这么无所顾忌,一来也听说了周家那位掌权人有了新欢,私下已经在走法律程序,准备离婚。

二是她今天带来上节目的文物,万分珍贵。

这些年出价想买的人,十双手都不够数的。

这可是曾经最尊贵的长公主殿下的陪嫁,镶嵌的每颗玉石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珍品。

她的祖父当年也是花高价才从别人手里买来的。

“话我就撂在这儿,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。”

叶澜懒洋洋坐在休息间的沙发里,她今天一定要给姜玥下马威看看。

恶狠狠的羞辱她一番,让她也尝尝被侮辱的滋味。

制片人真心头疼,一个两个都惹不起,但是相比而言,叶澜的这点脾气不算什么,她这般行事,也情有可原。

如果上次姜玥没有在后台打她,她今天也不会这么不给面子。

而姜玥,脾气可就差多了。

说打就打,不讲道理。

制片人也很为难,今天这期节目早就做好宣传。

请来了千百年前繁盛姜国,那位尊贵且颇受盛宠的长公主的陪嫁。当年流传时,其精美程度就震撼了古今中外。

“叶老师,您先消消气,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商量。”

叶澜不吭声。

制片人觉得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,他接着说:“您和姜玥有误会,我把她叫过来,你们当面讲清楚。”

叶澜沉默,就是代表了同意。

制片人以为这事有戏,赶忙让人把姜玥叫过来。

姜玥刚化好妆,头发亦是用一根简单的玉簪挽了起来,长发如绸缎滑开,一张脸稍染颜色,就已是国色天香般的美貌。

她被叫到了叶澜的面前,制片人对她挤眉弄眼,不断暗示:“姜玥,你和叶老师有误会就趁这个机会说清楚。”

姜玥的目光落在叶澜身旁的木盒,赝品还好端端放在盒子里,似乎他们都以为这是真品?

一群没眼光的东西。

姜玥淡道:“有误会吗?我怎么不记得。”

便是她没有故意居高临下的打量别人,这种淡淡的目光也会无端让人感觉天生就低她一等。

令人十分不爽。

叶澜冷笑了声,看向制片人,“你也看见了,她这个态度没什么好谈的了。”

制片人尴尬的出来打圆场,又狠狠瞪了眼姜玥,“你好好说话。”

叶澜见姜玥目不转睛盯着她手里的木盒,以为她是觊觎自己怀里的宝贝,也是,一个贫民窟里不择手段爬上来的贱人,自然是个目光短浅的乡巴佬。

叶澜此时此刻得意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,她对着姜玥不怀好意的笑了笑:“我也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。”

她接着说:“这样吧,你让姜玥给我认真道个歉,今天的节目该怎么录就怎么录。”

制片人听完条件,觉得真是一点儿都不过分。

只要说句对不起,这事就能皆大欢喜。

他用力推了推姜玥,急迫在她耳边道:“你快给叶老师道个歉。”

姜玥嗤的笑了声,看向叶澜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笑话。

她不仅这辈子没和人道过歉,上辈子也没有。

要她给眼前这么个人低头道歉,她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,何必受这种窝囊气。


经过再三确认,他们不得不承认周寂是真的关注了姜玥。

五年来明面上都没有过交集的两人,哪怕是常年跟拍的新闻媒体都没有拍到过两人私下的同框照。

明摆着的塑料夫妻,最近婚变的消息又甚嚣尘上。

这忽然的变故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专业吃瓜的八卦路人坚决不肯承认自己吃到了烂瓜,人死了嘴巴还是硬的。

【你们不知道姜玥前几天才去公司找她老公了吗?】

【隐隐约约听说过她差点被保安轰出来。】

【这就是有效当舔狗啦。】

嘴巴硬硬的。

心里难难受的。

这些话很牵强,有些人看见了也不太信。

【我感觉周先生还是喜欢她的,不喜欢她能和她生孩子吗?结婚了五年是五年啊!】

【是啊,别的不说,就姜玥今天晒出来的那些奢侈品,零零总总加起来都要九位数了,光是桌面上摆着的这串祖母绿翡翠项链就要大几千万。】

【我什么时候能享受到这种贵妇生活?呜呜呜呜。】

【一年给我这么多钱,我也可以对我老公很谄媚,当成老板来看待就好啦,管他外面有没有人。】

【我朋友是H家的柜姐,早就听说这位姐这两次去商场,眼都不眨就刷了几千万。】

炫耀固然会被嫉恨。

但也绝对会被羡慕。

姜玥不是时时刻刻都盯着手机的人,她还不知道周寂关注了她的社交账号,她每天的作息都很规律。

晚上十点睡。

早上九点起。

起码要睡够十个小时,不然被闹钟叫醒是绝对会生闷气。

姜玥独享主卧的双人大床,夜里睡觉开了盏昏黄的壁灯,戴好眼罩舒舒服服的就入梦了。

梦里面有兴盛的姜国。

有疼爱她的父母,还有笨拙讨好她的太子弟弟。

她可以说是呼风唤雨,享尽荣华。

第二天早上姜玥睡醒,还有些回不过神,直愣愣望着天花板,放空双眸。

她慢慢爬起来,洗脸梳妆。

照旧用一根精致漂亮的簪子挽起了长发,纤细修长的天鹅颈,白嫩娇媚的脸庞。

下楼之前,佣人早就认认真真准备好了太太的早餐。

全都是进口食材,昨晚刚空运来的,不能有一点儿的不新鲜。

太太若是吃的不开心,定会拿他们撒气。

先生小半个月没有回来过,他们生怕自己撞枪口。

然而太太的心情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平静很多,这让他们悬在半空的心渐渐也放了下来。

姜玥早上吃的不多, 半杯牛奶,半块牛排。

她刚吃完早饭,手机就响了。

是台长打来的。

姜玥慢条斯理接起电话,她希望对方是来开除她的。

台长润了润嗓子:“你明天来台里一趟,准备准备就开始录节目。”

这对姜玥就是个晴天霹雳。

“什么?”

“明天回台里。”

台长这是看在周家的面子上,否则绝不会扛着这么大的压力让她回来,她如今臭名昭著的,不仅会搞砸口碑,也会崩坏收视率。

但谁让离婚的消息是假,她现在还是周寂的妻子。

台长迟迟没有等到她的回应,以为她是开心傻了,得意的都懒得说话。

她是该得意。

在台里欺负同事,录节目的时候打压同台比她漂亮的女明星,嚣张跋扈的人人喊打,也没人能把她怎么样。

不仅要给她道歉,还要求她回来。

姜玥深深吸了口气,“我不想去。”

台长忍了半晌才没发脾气,她这是什么意思?给她台阶都不下?是不是还要全组工作人员跪求她回来,她才肯回来啊?

真是过分!

台长的脸色青红交错,极其精彩,“姜玥,你别得寸进尺!”

憋了半天也就憋出这么句话来。

多余的重话也是不敢说的。

说完他就挂了电话,也不给她再争辩的机会。

怎么着还想耍大牌?有台阶就赶紧下,明明她也特别想上这个节目,前几个月在办公室里去和制片人闹了好几回,把别人顶走了才替补上位,犯了事又借用丈夫的权势,达成目的了又在这里装模作样。

姜玥相当的不爽。

不是有很多人骂她吗?不是有很多人在抵制她吗?不是要搞黄她的工作吗?

都是些没用的饭桶!

姜玥正气着,系统的声音忽然冒了出来:

【打工好啊,自己赚钱养活自己!当个独立自主的女人!再也不用臭男人的钱!】

系统实际上是怕她崩坏了剧情。

姜玥冷笑了声:“我天天遭受周寂那个狗男人羞辱,花他的钱不是应该的吗?”

系统:“……”

真是油盐一点儿都不进啊。

说破嘴皮子就是娇生惯养的脾气就是不改。

系统只好曲线救国:【上节目也很好玩的,这是一档古代文化和现代文化碰撞的节目,会有很多精美的文物,你难道就不心动吗?】

姜玥:“我从古代来的。”

系统:他真傻逼。

姜玥也知道自己这个工作是非做不可了。

原主专业素养能力差的名声也和这个节目脱不了关系,节目里经常出现古代生僻词,还有一些文物的介绍台词,繁冗复杂,历史悠久。

但这一切对姜玥都不是问题。

她有些烦躁,心情不好就用手机下单买了几根金镶玉簪,感觉能呼吸得过来了。

经过佣人的提醒,才想起来她的儿子还在老宅眼巴巴的等着她去接他。

姜玥勉为其难去了周家的老宅。

她以为这个点,她的“提款机”应该已经去公司了。

没想到男人竟然在家。

姜玥看见他就摆出冷冰冰的脸色,周寂的神色与她如出一辙的冷淡,两人面对着面,就像那种马上就要离婚并且会为财产分割而对簿公堂的虚假夫妻。

周寂忽然笑了下,他想到她的微博简介,还是觉得很好笑。

就…挺有意思的。

这还是周寂第一次觉得姜玥是个有意思的人。

姜玥看见他笑就烦,他怎么回事?他是不是在嘲笑她?怎么他已经神通广大的知道她马上要去电视台打工了吗?

“你能不能别笑了?”

周寂破天荒好脾气的问:“为什么?”

姜玥说:“因为很烦。”

周寂深深看了她一眼,冷不丁冒出几个字:“你工作上的麻烦不是解决了吗?”

怎么还是不高兴。

她那天去公司说到底不就是这个目的?其他的都是借口。

已经满足了她。

她依旧蹬鼻子上脸,发公主脾气。


她这点力气在周寂面前就是小猫儿似的。

姜玥心里有些烦,也就是如今她落魄了,周寂才有机会碰到她这样的金枝玉叶。

“我上楼休息。”

“一起。”

男人吐出淡淡的两个字,看着她的眼瞳如湖泊般深黑幽静。

姜玥被他看得不太舒服,又想起前不久那次叫她至今都还心有余悸的夜晚,她实在不想和他一起。

她随便找了个借口:“我要给儿子讲故事。”

周寂不记得她什么时候变成了个慈母,他的目光不着痕迹从她身上扫了圈,仔细想了想,从前她在他面前也还是经常装装样子,装出疼爱孩子的模样,而不是为了别的什么目的。

在他走神的片刻,她迫不及待推开了他的手。

被周寂这样看着,就像被饿着肚子的森冷野兽盯上了,一派平静下是令人胆颤的蛮横。

男人刚刚进屋就脱了西装外套,里面是件做工精致的衬衫,腰腹间的肌肉绷着逬张的线条。

她亲身体验过这具身体的力道。

看似清瘦,实则野蛮。

姜玥逃得很远,慌里慌张上了楼,逃跑一样钻进儿子的房间。

这会儿不算太晚。

小孩已经乖乖换上了睡衣,完成了课业准备睡觉了。

他眨了眨懵懵的双眼,黑眸怔怔望着突然进屋的母亲。

姜玥被这样纯真的双眸望着,很僵硬的问道:“你准备睡觉了吗?”

男孩在母亲面前向来乖巧,点了点头,接着又小声的叫了她:“妈妈。”

他没有问母亲为什么会过来找他。

模样漂亮的男孩还在认真思索自己今天有没有做错什么。

他最近都很乖,没有做母亲不喜欢的事,也没有说母亲不爱听的话。

而且母亲已经很久没有“惩罚”过他,把他关进小黑屋里。

男孩略有些不安的攥紧了手,沉默了片刻,他小声地问:“妈妈,是我做错什么了吗?”

可能是已经感受过了母亲的温柔,如果母亲变回从前对他歇斯底里、尖酸刻薄的样子。

他可能…可能没那么能忍了。

他不怕疼,但是怕没有她的爱。

他要的不多,只要一点点就够了。

“没有。”姜玥坐到了床边,认真思考了半晌,“我来给你讲故事。”

姜玥当然不会讲故事。

她的儿子似乎很期待,眼巴巴看着她,耳朵都有点红,“谢谢妈妈。”

姜玥硬着头皮讲了几个不怎么精彩的故事,故事的开头都是从很久以前开始。

“从前从前,有一位身份尊贵公主,她美貌无双,机智聪明,为万千人所宠爱。而卑贱恶劣的坏人,对她觊觎已久,威逼利诱逼迫可怜的公主殿下嫁给他。”

“后来。”

姜玥说到这里也说不下去了。

周正初望着似乎愣住了的母亲,“妈妈,后来怎么了?”

姜玥实在不擅长讲故事,她说的故事都很枯燥,“后来他就死啦!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”

姜玥编造了故事的结尾,随后又重重点了点头:“没错,他就是死了。”

这样血腥暴力的故事似乎不太适合说给孩子听。

姜玥对上儿子乌黑的眼,“我不想说了,你快闭上眼睛,就这样睡吧。”

周正初闭上眼的时候,还以为自己在做梦,母亲从来没有和他说过睡前故事。

哪怕他听得不是很明白。

但他依然很开心。

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悦,不是提前设定的程序,而是真的觉得高兴、愉悦。

睡觉之前,小男孩有点害羞又小声的和她说:“谢谢妈妈。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